木马帝国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2104|回复: 0

未了的情债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0-8-19 01:17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袁雪是个性格内向的女人,两只黑潭般的眸子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忧郁。单位里的人都不明白,因为她拥有的一切是那样令人羡慕:漂亮的女儿,能干的丈夫,温馨的家庭,耀眼的职称……她才33岁,还有什么满足的呢?
  她结婚10年了,泪流了10年,那一笔未了的感情债也折磨了她10年。她大学毕业那年才22岁,初恋的对象是同班的男生李农,毕业的时候,摆在李农面前的路有两条,一条是跟心上人双双飞走,另一条是暂时分开继续攻读在研究生。为了他的前途,袁雪劝他选择了后者,李农经过再三考虑,同意留在大学里继续深造。
  袁雪被分配到外地的一家研究所里工作,她的美丽迷住了单位里所有的男人。大梁是学管理专业的,二年前从大学分配来所,已经当上了政工科长。他很快地爱上了这个女孩,尽管袁雪曾明确地告诉过他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。但他依然穷追不舍,大有非袁雪不娶的架势。那时,袁雪年纪小,心特别软,最后终于被大梁的热情和真诚摧毁了最后一道防线。
  大梁担心夜长梦多,就极力说服袁雪尽早结婚。当袁雪把这件事写信告诉李农的时候,李农手捧书信,心都碎了。他垦夜兼程,乘火车风风火火地从远方赶来,见到袁雪,他哭得好伤心,口口声声埋怨自己没有照顾好她,不该读研究生让她一个人来这里……袁雪也哭湿了好几条手绢,她劝他不要这样,天涯何处无芳草呢,他俩在很凄然的黄昏里分手,她感到自己欠下了李农一笔好重好沉的债啊!
  一天下午,袁雪在办公室里突然接到一个男人打来的电话,是农么?我听出你的声音了。她的心急跳起来。
  袁雪放下电话,匆匆地赶到火车站,见到李农的时候,她几乎认不出他了,他比以前老了许多。
  你没变,还是那么年轻、漂亮。他说。她苦笑:儿子都8岁了,时间过得真快呀。
  你身体好像不太好,生活怎么样?他待你好吗?他关心地问。
  还好。她也问,你呢?这么多年你在哪里?连封信也不给我写。
  我改行了,现在一家公司当经理。
  她从他身穿的高级西服,脚蹬的鹿皮皮鞋也能看得出。沿着小街慢慢地走着,两个人不时地仔细地看一眼对方。
  我这次是来开产品定货会的,下了火车,我心里就燃烧着一个扑不灭的渴望,渴望马上就能见到你。
  她的眼圈儿又红了,这些年你活得怎么样?爱人在哪儿工作?她又往这上面问了。别提了,活得马马虎虎也是幸福的事。我那口子是舞蹈演员,你知道,干那一行的跟咱们是两个层次,对于我来说,婚姻无非是一条绳子把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捆到了一起,互不关心也好,同床异梦也好,反正都是一样。
  怎么,她对你不好?她小心翼翼地问。不怨她,因为我这个人待人太冷,她从我这里得不到温暖,就自然要到别人怀里去寻找爱抚了。他无所谓地说。
  天黑下来了,袁雪说:请你到我家去吧,可以跟我爱人住一个房间。
  不了,我可不做一个不速之客。那我俩总不能老在街上划弧呵!这样吧,到我单位,离这不太远。她提议。
  袁雪悄悄地把李农领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她自己一间办公室,很宽敞:农,你先等一下,我马上就回来。
  不一会儿,袁雪回来了,拎回来几瓶啤酒、一只香鸡和四盒罐头。
  真是不好意思,到我这里太寒酸了,好在你们当经理的走南闯北,亏不着肚子,就权当这是满桌子好洒好菜吧。她风趣地跟他开玩笑。
  你能这么想就太正确了,只要能与你坐一坐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  袁雪从来不沾一口酒,今晚却陪着旧日的恋人喝了许多,她尝到了醉过方知酒浓,爱过才知情重的滋味儿。
  喝光了酒,袁雪的脸红红的,更显得妩媚动人,他俩在一起回忆过去,谈论现在。一会儿哭,一会儿又笑。
  李农的手抚摸着她的面颊,把她紧紧地拉到怀里,倒在长条沙发上。她没有拒绝,没有挣扎……
 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从浪漫的梦中苏醒,他用目光拥抱着她:对不起。
  她感到浑身轻松,心里多年来积淤的沉重感也消失了,不禁感叹地说:我终于能还清你的债啦。
  回到家,已经是半夜了。袁雪打开电灯,见丈夫搂着儿子早已熟睡了。桌子上有张字条,她拿起来看,上面写着:小雪,饿了吧!饭菜都在锅里热着,你自己去吃吧。
  袁雪的心里热乎乎的,她没有吃饭,望着熟睡的丈夫,她心里难过极了。今晚的事怎么对得起他呢?告诉他吧,太残酷了;瞒着他吧,良心又如何安宁?虽然还清了旧日恋人的感情债,却又欠下了丈夫的一笔感情债呵!她的眼泪滴落到丈夫的脸颊上。
  大梁醒了,他坐起来见妻子在哭泣,就披上衣服问她:雪,有人欺负你啦?她摇摇头:李农来了,我俩晚上在一起。
  为什么不请到咱家里来,这多不礼貌。大梁说。
  大梁,我对不起你,今晚……袁雪泪涟涟地望着丈夫。
  他捂住妻子的嘴:别说了好吗,我相信你,不论你做了什么,只要你开心,我不怪你。
  袁雪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扑在丈夫身上哭了个痛快,大梁搂着妻子默默无语,儿子被哭醒了。懵懵懂懂之中,瞧见妈妈在哭,也跟着大哭起来,一家人流着泪搂在一起。你为什么待我这样好?叫我今生今世如何报答你呵?她把脸儿紧贴在爱人的胸前:因为我们是夫妻呀。他抚摸着妻子。相信我吧,永远不会再有第二次了。
  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。
  大梁,我真高兴,我没有嫁错人。
  天亮的时候,她终于明白了,原来感情的债是永远也偿还不清的呀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木马帝国

GMT+8, 2024-4-13 20:46 , Processed in 0.014175 second(s), 6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